止翎_试图抖盐

这里止翎,人如其名,是个乐色。









评论一般都会回复的,除非是真的让我很不舒服的评论...抱歉,我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但是为了避免争执,我这边最好还是不要回复了,抱歉orz

【我英乙女】Wake up,fucking Android 相泽消太x你

仿生人相泽消太x不良少女(伪)你


底特律paro


(如果有什么与原作设定相悖的错误请务必指出[鞠躬])


ooc了请打死我(不)


小学生文笔


战损/流血(?)描写


ok?——————》







房门“哐”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很显然,推门的人带着极大的怒气。


“别以为你是他们买来的就可以管我,fucking Android”将书包随意的扔到床上,你一把拉开桌边的滚轮椅,以一个极其豪放的姿势斜依在上面,恨恨的盯着跟随你进入房间的,高达183cm的男性仿生人。


“啧啧,真不知道你的设计者是有多么的愚蠢,他的智力恐怕和一只松鼠没什么区别。大概是个迷恋大叔的变态?”单手托着脑袋,你故意拉长尾调,好让你搜肠刮肚才想出的恶劣评价显得真实一些。


对面的高大仿生人头上的LED灯闪着黄色的光,转了转又变回了蓝色。


“我的责任是保护你的安全,其余的我一律不会干涉。”说着,他便转过身去,无视你抽出的嘴角缩进了厂商配备的黄色睡袋里开始待机。


“Wake up! Fucking Android——”不论你叫的再大声,他大抵都是没听见了。




你是真的不明白你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买了这玩意回来有什么用。


每天除了吸便利能量蓝血袋,就是缩在睡袋里窝在家中的某个角落睡觉。


不过说真的,他也是不挑地方。


厨房的地板上,浴室的浴缸里,房间的衣柜里,甚至是阳台的洗衣机里。


每天放学回家,在家中寻找他今天选择的入睡地点不知不觉竟然成了你每天的乐趣。


虽然你并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仿生人,他需要睡觉。


“醒醒,消太,我这题不会。”你百无聊赖的转着笔,随手将涂鸦的乱七八糟的作业本丢给他。


“...”地上的黄色毛毛虫被你的本子砸到,动了动,他才从里面探出身来。


“维修费很贵。”他伸手接过你递来的笔。“浪费父母的钱可不具备合理性。”


“我才不在意。”你皱了皱眉,吹出的泡泡糖炸在了脸上。“他们根本不会管我。”


难得的没再捉弄他,你夺过书和笔,转身泄愤似的写了起来。


到身后的他没有和往常一样缩回睡袋里,而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黄色的LED灯不停的闪烁着。


不过你都没有看见。





“打架了?”刚推开门,就看见他抱着臂站在门口。


“她们把我的书包扔进了该死的垃圾桶.....你,你跟踪我?”被逮了个准,你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瞬间破灭,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他。


“合理的推测。”他闭了闭眼,不容拒绝将你拉进了屋。


“我说,你是不是智能过头了。”有一些没一下的敲着床檐,你低头看着替你处理伤口的仿生人。“作为一个家政型,你也太全能了些。”


“以前是军用的,能力设备受损报废了。”


“哦....欸!欸?”


“你的使用说明上没写啊?”


“重组后最近刚想起来,合理性的虚伪。”缠好绷带,他抬起头,露出招牌性的龙猫笑。


“对不起大哥,我以前对你太不尊重了。”你很没骨气的怂了。


“以后不许再打架...你同学的事情我试着处理。”他挑了挑眉,接过你双手奉上的能量血袋。


家里有个异常仿生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你的生活从来不平静。


双手双脚都被镣铐锁住在身后,双眼也被蒙上,你不知道是谁将你绑走,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劝你们别做这种没用的事。”你倒是不怕的“那两个家伙不会为了我放弃他们的生意。”


“你最好闭嘴,小妞。”身旁传来的声音显然用了变声器分不清男女,他桀桀的笑了笑“不试试怎么知道...况且,让他们一单,就当买下你的全身器官,老子也不亏不是?”


你撇了撇嘴,感情这次的绑匪还是个丧心病狂的。


“消太啊,以后没人能带你去咖啡店撸猫了。”不经意似的,你低头呢喃着什么。


“不保护好自己的所有者可不具备合理性。”你听见了铁锁落地的声响,随后便是身边歹徒的惨叫。


“用你的合理性起誓你不是为了撸猫才救我的。”


“不许装死机!Wake up!Fucking Android!!!”






“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消太。”用手擦去脸颊上蹭伤流出的鲜血,你仍是坚定的挡在他身前。


身后的仿生人四肢都严重损毁,一动不动,大抵已经进入了重伤紧急休眠,全身上下不满了大大小小裂纹。带着蓝色荧光的液体从裂缝处渗出,滴滴哒哒落在地上,在阴暗的小巷显得格外刺目。


“请您立刻从异常仿生人身边离开。”对面的警察戒备着,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你的心脏。“你应当知道被定罪为私藏异常仿生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不让,又怎样?”你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甚至还从口袋中摸出了片泡泡糖塞进嘴里,嘴角勾起,眼底却全无笑意“我还没追究你们损坏我私人物品的问题呢,警察先生。我也再说一般,他没有任何异常。”


“呯——”枪声响了。


他们走了,留下呆愣的你和在你身前缓缓倒下的,残破的机器。


“Wake up,fucking Android...Please...”


















【我英乙女】关于成为炮友这件事(番外) 笑 相泽消太x原创女主

是番外,其实这系列文就是披着肉皮的清水hhh会有肉但是不是主要的其实

毕竟是两个纯情之间的故事hhh

也是个描写练习(看不出来),我文笔真烂对不起

ooc了请打死我(不)

小学生文笔

真的短小

ok?——————》

猫是渊放学时捡回来的,深夜归家,一打开门就看到女孩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身后放着一个根本藏不住的纸盒。

“先生,可...可以养它吗?费用的话,我...”女孩的眼睛湿漉漉的,相泽瞥了一眼盒中的小猫,莫名觉得有些像。

“没事,可以。”怯怯的声音被打断,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不过你也要负责照顾。”

一瞬间,相泽好像在渊的脑袋周围看到了许多小花。

是很高兴吗?不由的,他的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微笑。

周末除去工作的时间,相泽消太总是愿意窝在睡袋里,蜷缩在家中的某个能照见阳光的角落。

和那只圆滚滚的橘色加菲一起。

冬日午后的阳光总是分外温暖,新晒过的棉质睡袋被烤的蓬松,暖融融的,带着令人安心的味道。

他睡得很熟。 阳光穿过他身后的窗户,柔柔的照在他身上,他整个人倒像是在发光,却在地上投出了一个滑稽的毛毛虫似的阴影。

逗的渊有点想发笑。

胆大的猫儿绕着他“咪咪”的叫,良久终于停下趴在他身上,沐浴着阳光弓着腰打了个哈欠,盘起身体,眯着眼悠悠的晃着尾巴。

睡梦中的他似乎感受到了重量,毛毛虫蠕动了几下,却又沉沉睡去。

多么安逸呢。

第一次的,渊由衷的笑了。

生日快乐!!!

是生贺


是非常短的,主要写给自己看的爽文(质量不高)


开心就完事了(什么鬼)


文笔剧情失踪 : )


ok?————————》



相泽消太觉得有些头痛。


关于他未成年小女友的事情。


在感情方面,她总是那么主动,尤其是最近几天——有些过头了。


四下无人时的腻歪暂且不谈,比如前天在交给他的作业上画他的裸体,还在旁边加了个小小的爱心;比如昨天半夜不睡觉真空套着件长毛衣敲他的门;比如现在用彩带堪堪遮住重要部位妖娆的躺在他的床上。


“消太~”女孩对他勾了勾手指。


“胡闹。”喉结不自然的上下动了动,他缓慢的移开了目光,随手从衣柜里取出一件衣服丢给她。


“埃~男友衬衫吗?但是好冷的呀,这个天气~”


总比你现在这样好...他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再次转向衣柜。


却被人从身后抱住。


女孩柔软的胸部紧贴在他背后,呼吸便不由的一滞。


“做些能热起来的运动吧,消太~”


毕竟,生日快乐什么的,还是留到一起攀上顶峰的时候再说才有诚意,不是吗?


相泽先生生日快乐1551我爱您!

是直男拍照对不起orz

立牌全部不在身边拍不了我哭爆

R向【我英乙女】合理契合 你x相泽消太 abo

是500fo福利

是车

双a车

女攻向

是alpha之间比较激♂烈的

小学生文笔

如果ooc了请打死我(不)

ok?——————》

链接见评论

一人一句情话 (伪全员) all你

梗源“30句情话挑战”删去了部分我雷和不太合适的orz

总体是刀乱,有个别乱入

ooc我的

小学生文笔

个别刃私心多写了一点(捂脸)


ok?——————————》






1.一见钟情时会对对方说的话(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便是折断刃身,毁坏刀鞘,在最后一刻来临前,都会守护在您的身前。”

3.给对方送花时会说些什么呢(平野藤四郎)

“在出阵回来的路上为您采了些花,希望能让您有个好心情!要是能帮上忙就真的太好了呢!”

4.节假日里会说的祝福(三日月宗近)

“中秋节吗?”
“执着于仰望那九天之上的明月之余,小姑娘不妨也偶尔回头一顾我眼中的月光?”

5.与对方分离时简短的家书(太郎太刀)

“听闻尘世间丈夫离家,总会寄回书信以托相思之意,今...”
后面的文字被涂去,模糊分辨不清。
这是在替远征归来的他整理衣物时发现的一张叠的整齐的信纸,细嗅还有他身上特有的檀木香。
后来偶然试探他时,他面色无恙,却红了耳框。

6.会写在书签上的话(歌仙兼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若你喜欢,这些华夏的至美情话,我便天天说予你听。”

7.喜欢的一部小说里的情话 【乱入】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挽一帘幽梦,许一世倾城,写一字决别,言一梦长眠,我倾尽一生,囚你无期,择一人深爱,等一人终老,痴一人情深,留一世繁华,断一根琴弦,歌一曲离别,我背弃一切,共度朝夕。
                                                  ——冯骥才

10.最落魄之际遇到动心的人(烛台切光忠)

“抱歉啊主殿,还没来得及清理,竟然用这么狼狈的形容来面见您。您不必担心,为了您,下次,我定会帅气胜出的。”

13.气急败坏之下的告白(大俱利伽罗)

“比起猫,更喜欢你。”
“行了,快从我身上下来...”

16.漫不经心刻意掩饰下的满腔爱意(莺丸)

“不不,您脸上并没有什么东西。”
“您...也来一起喝茶吧?”

17.佯装不在意和别人提起自己多喜欢那个人(江雪左文字)

“小夜,那边的包裹,麻烦替我带给她。”
“没什么,昨晚抄的几本佛经罢了。”

18.用专业表白(太郎太刀)

“虽然不甚了解尘世男子如何向思慕之人表达感情。”
“但是,我会在阵前为您杀敌,也会在您身边为您祛除邪祟。”
“我不会消失的。”

25.浪子的誓言(小龙景光)

“旅行?没必要了。”
“我已经找到我的主人了。”

27.不一样的宣誓词【乱入】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29.吃醋(髭切)

“啊啦,主殿去找弟弟丸吗?”
“其实,如果是陪您玩耍的话,找我也是可以的。”
“就算是其他方面的玩,也可以哦~”

30.八十岁第一个早晨依然相拥而眠(相泽消太)【乱入】

“唔...早安,小姑娘。”

[都多大人了...早安,我的英雄先生。]

“(哈欠)再睡一会儿吧...一起...”

【我英乙女】关于成为炮友这件事(2)相泽消太x原创女主

下章开车叭

我写的什么玩意

如果ooc了请打死我吧(不)

小学生文笔

时间线跳的比较快,初见是暑假,现在是暑假结束开学这样。

有什么觉得不合理的地方欢迎在评论区或者私信提问鸭(说的跟这文有人看一样orz)

ok?——————————》

“安排进班上的保送生...”教员会议结束,相泽消太翻开了刚拿到的名单,在看到某处时,瞳孔猛然收缩。

“浅见渊”

相泽消太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回办公室的。

像是一口巨钟猛然在耳边敲响,震的人意识都有些模糊。

“她还只是个...”意识到事实便自然让人无法冷静了,到不曾想过受欺骗云云,脑中只是反复回荡着对自己的谴责。

其实到不是没有觉得奇怪,作为职业英雄在这方面的第六感出奇的强,但不知为什么,都被自己忽略了。

“先...老师。”耳边忽然响起了什么声音,与另外两名保送学员并排在办公室等候的女孩显然注意到了他,却硬生生的将惊呼咽了下去。

“……”沉默间,气氛显得有些僵硬。

————

“...回家再说。”无意识的一下接一下踢着路边的石子,心中却仍想着他最后走过她身边时留下的那句话。

啊啊...要被赶走了吗?眼眶莫名有些酸涩,渊下意识的低下头。

不能让别人看见这幅脆弱的表情啊。

明明应该...习惯被抛弃了啊...

————

“您回来了...您喝酒了。”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渊放下了收拾好的手提箱。

“嗯...这是做什么?”盯着手提箱,相泽消太面色不自觉的有些不快。

“啊...我会尽快离开的...您不用担心...那些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对不起...”强装着冷淡的声调在最后还是带上了难以掩饰的颤抖。

“啧...又是那副表情,真是...”啧了一声,他闭了闭眼,最终还是说出了那个早已做好的决定。

“放任学生流落街头并不具备合理性...”话音刚落,就被女孩猝然有了些光彩的嫣红眸子盯的有些不自在,相泽消太揉着本就有些凌乱的蓬松黑发移开了视线。“况且...我会对你负责。”

怀中忽然撞进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随之腰被女孩紧紧的环住。

“先生...相泽老师...”女孩的声音透过他胸口的衣物传出来“抱抱我...好吗?”

下意识想要拒绝,却忽的感受到布料被浸湿的微凉感,想要推开的手一顿,最终还是揉了揉女孩的发旋。

良久他叹息似的回答。

“好。”

错,那便错罢。

质问箱

就跟风玩了这个

啊...真的会有人提问吗?

质问箱

研究了一下发现不会回复啊emmmm就在本条评论区回复叭